商城保证
湖南少儿出版社
沈石溪动物小说王国(第2辑 套装共10册)
已售
40
累计评价
0
商品收藏图片
收藏
售价:
¥108
原价:
¥180
规格:

适合人群

儿童
数量:
- + 库存 100 件
加入购物车
立即购买
推荐阅读:杨鹏大奖小说
¥120 原价 ¥200
推荐阅读:科学大问题(精装)
¥47 原价 ¥78
睡前读物:冰波童话:三个兄弟鼠绘本系列(全四册)
¥24 原价 ¥40
推荐阅读:大作家·小时候:石碾磙干爸
¥24 原价 ¥39
推荐阅读:全球儿童文学典藏书系(护封版):豆蔻镇的居民和强盗
¥17 原价 ¥26.8
睡前读物:“笨狼的故事”系列注音版
¥96 原价 ¥160
推荐阅读:科学大问题
¥30 原价 ¥49.8
睡前读物: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获奖小说系列集(全六册)
¥60 原价 ¥99
早读推荐:画说经典·孩子必读的成语故事(套装全3册)
¥36 原价 ¥60
推荐阅读:凯斯特纳儿童文学精品(全8册)
¥112 原价 ¥186
推荐阅读:愤怒的小鸟爆笑故事系列(全5册)
¥42 原价 ¥69
推荐阅读:孩子你在想什么——15堂极简哲学课(全15册)
¥119 原价 ¥198
推荐阅读:凯斯特纳儿童文学精品(全8册)彩色插图版
¥168 原价 ¥280
推荐阅读:汤素兰童心书坊(套装全4册)
¥58 原价 ¥96
睡前读物:冰波经典童话系列(套装6册)
¥72 原价 ¥120
推荐阅读:我的外星朋友系列(套装全3册)
¥47 原价 ¥78
推荐阅读:大视野科普阅读:爱因斯坦传:天才的一生(典藏盒装版)
¥89 原价 ¥148
推荐阅读:全球儿童文学典藏书系·注音版(共10册)
¥133 原价 ¥221
推荐阅读:全球儿童文学典藏书系盒装珍藏版红盒装(全20册)
¥192 原价 ¥320
推荐阅读:汤素兰暖房子童话(美绘注音版)
¥128 原价 ¥212

编辑推荐:

★《动物小说王国》(升级版)精选了三册沈石溪的获奖作品和七册由多篇国内外动物小说的精品佳作,在不同文化的碰撞与融合中,从不同视角展现了生活在北极、海洋、牧区等不同区域动物的生活状态及精彩至极的感人故事。在这里,动物小说大王将带你共同欣赏动物身上折射出来的人性亮点和生命光彩,更能开阔小读者的视野与想象。

★《狼妻》(短篇小说集)台湾1997年“好书大家读”年度最佳少年儿童读物奖

 《宝牙母象》(中篇小说)第十一届中国图书奖

 《红奶羊》(中篇小说集)中国作家协会第三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

 《刀疤豺母》(长篇小说)第十三届中国图书奖

       《最后一头战象》被选为了人教版六年级上学期和鲁教版五年级下学期语文课本,深受读者的喜爱。本作品还荣获第8届优秀课文第3名。

 《狼王梦》《第七条猎狗》(中短篇小说集)台湾1994年“好书大家读”优选少年儿童读物奖

 《保姆蟒》(短篇小说集)1996年台湾金鼎奖优良儿童图书推荐奖

 《藏獒渡魂》(短篇小说)第十九届陈伯吹儿童文学奖,被选入《意林》青少版

 《退役军犬黄狐》(短篇小说)第六届陈伯吹儿童文学奖

作品简介:

      《动物小说王国·沈石溪获奖作品》系列所选篇目均为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原创经典。在沈石溪的笔下,动物们在虽然艰险但充满生机的自然界里如此蓬勃地战斗、生存,彼此间有残忍,也有温情,而且跌宕起伏的情节时时扣紧读者的心弦,让人欲罢不能。

         本系列包括三本中短篇经典动物小说,多为获奖作品,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又一个美丽动人的动物故事。

《狼妻》:精彩至极的故事,感人至深的情感;

《宝牙母象》:绝境中的艰难选择,冲突时的真情张扬;

《老猴赫尼》:感受动物的情感,发现世界的奥秘。

        《动物小说王国·沈石溪自选中外精品》系列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沈石溪主编的动物文学作品精选集。丛书形象地描绘动物世界的生活、各种动物寻食、求偶、避难、御敌的情态、技能,动物在大自然中的命运、遭遇及动物间的关系,动物与人类的接触等,从中寻觅大自然的奥秘与情趣,给人类以有益的启示与享受。

       本系列包括七本中短篇经典动物小说,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又一个美丽动人的动物故事。

《野马飞毛腿》:从容地追求自由,坦然地粉身碎骨。

《猎狗霹雳虎》:捍卫生命的尊严,争取天赋的权利。

《北极狐卡塔》:远眺极地冰雪的世界,高唱动物生命的颂歌。

《海豹史卡夫》:色彩斑斓的海洋世界,精彩无限的趣味故事。

《神犬小宾果》“不一样的牧区动物,不一样的精彩故事。

《虎女蒲公英》有血有肉的动物世界,又爱又恨的情感交织。

《信鸽花脖子》:催人泪下的力量勇气,轻松幽默的生存智慧。

作者简介:

      沈石溪,原名沈一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1952年10月生于上海,16岁赴西双版纳傣族村寨插队落户。20岁在当地当山村教师。1975年应征入伍,1979年开始儿童文学创作。

         其动物小说别具一格,在海内外赢得广泛声誉,他本人也被誉为“中国动物小说大王”。小说《圣火》获1990年世界儿童文学和平奖。《第七条猎狗》获中国作协首届儿童文学作品奖。《一只猎雕的遭遇》获中国作协第二届全国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奖。此外,其作品还获得全国优秀少儿图书奖、台湾杨唤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等多种奖项;四次被台湾“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台湾儿童文学学会、《国语日报》、《民生报》、《儿童日报》和《幼狮少年》评为“好书大家读”年度优选少年儿童读物奖。代表作《狼王梦》至今已经发100多万册,成为孩子们最爱的畅销作品。

目录: 

1《狼妻》

2《老猴赫尼》

3《宝牙母象》

4《猎狗霹雳虎》

5《信鸽花脖子》

6《神犬小宾果》

7《虎女蒲公英》

8《海报史卡夫》

9《野马飞毛腿》

10《北极狐卡塔》

在线试读:

        秋天像个流浪汉,穿过日曲卡雪山岔口,来到尕玛尔草原游荡。寒风吹来,草尖开始泛黄,枯落的树叶在天空飘来飞去。有一天半夜,突然降落一场清霜,把草原最后残存的一点绿色都清洗掉了。蛇、熊等冬眠动物急急忙忙寻找越冬的巢穴。鹿群和羊群变得更加小心谨慎,躲进草原深处,或藏身于僻静的山坳,轻易不再露面。对狼来说,觅食变得越来越困难了。出于一种生存的压力,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散居在草原四周的野狼便结束孤胆勇士的生涯,从四面八方会聚到一起,组成强大的狼群。它们依靠群体智慧和群体力量,度过严酷的冬天。气候寒冷而又食物匮乏的冬天对野生动物来说,是一场灾难,狼也不例外。

        当紫岚带着蓝魂儿、双毛和媚媚赶到狼群聚集的臭水塘时,已有二三十条狼先它到达了。分别了大半年,狼群发生了许多变化。老狼甲甲和尼尼老死在草原上了;大公狼柯索在追捕一头牦牛时,不慎被牛角挑断了一条后腿,变成跛脚狼了。变化最大的还是那些年轻的母狼,几乎都是携带着狼崽而来,有的带三四只,有的带一两只,都和蓝魂儿差不多大小。

        狼王洛戛也来了,正神气地主持着认亲仪式。这是狼群社会特有的仪式,每年深秋野狼化零为整时,凡新生的狼崽,乍到狼群,就要由母狼陪伴,领到狼王和每一匹成年狼的面前,互相嗅嗅对方的体味。对狼崽来说,是熟悉自己所从属的狼的大家庭;对狼王和成年狼来说,是认可大家庭的新成员。这样,将来分散后一旦在觅食时不期而遇,便不至于会发生家庭内的自相残杀。

        狼王洛戛和它最亲密的伙伴古古蹲在水塘边,挺着胸脯,让十几只狼崽依次来嗅闻自己的体味。狼崽们显得战战兢兢,而洛戛则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伸出狼舌在狼崽们的额际象征性地舔一下。与其说是认亲仪式,毋宁说是狼王在接受小臣民的朝拜。狼也有贵贱之分。

        轮到紫岚了。洛戛的狼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讥笑,耸动了一下身体,立刻,两条前肢和脖颈的交汇处,栗子般的肌腱一块块凸突出来,蜂腰猪臀,显得精悍而又壮实;那口尖利的牙齿,白里泛青,一望就知道能把最坚硬的花岗石都咬成齑粉;那双眼睛,放射出冷幽幽的光,显得格外傲慢。紫岚晓得,黑桑生前曾对洛戛的王位构成过威胁,洛戛嫉恨黑桑,并殃及紫岚,虽然黑桑已经死了,但死亡并没能消除这种刻骨的嫉恨。

        唉,假如黑桑没暴死鬼谷,今天就不会是洛戛神气活现地主持认亲仪式了,那么它紫岚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扮演一个俯首帖耳的普通母狼的角色,而一定是和黑桑并肩而立成为众狼仰慕的狼后。紫岚心里一阵伤感。

        它把蓝魂儿领到洛戛面前,当蓝魂儿的唇吻触及到洛戛的胸脯时,它看到洛戛的眼睛里闪过一抹迷惘,嘴角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洛戛一定是在蓝魂儿身上看到了黑桑的影子,所以才会失态的,紫岚想。洛戛,你的眼光还很肤浅,蓝魂儿不但长相一半像黑桑,一半像紫岚,还继承了黑桑的灵魂呢。紫岚很是得意。

        洛戛没像对待其他狼崽那样舔蓝魂儿的额际,而是举起前爪粗暴地将蓝魂儿推开了。

洛戛,你反常的举动暴露了你内心的空虚和紧张,反衬出蓝魂儿的潜在力量。洛戛,等到明年春天,翠绿的草叶再度泛黄时,你就要为你今天的粗暴和无礼付出沉重的代价了,紫岚在心里这样想道。

        狼群中最活跃的是那些幼狼们。当成年狼围歼猎物时,它们在一旁欢呼雀跃,呐喊助威;当狼群围着猎物聚餐时,它们从公狼的身边母狼的胯下挤进去,嗷嗷争夺。对这些幼狼们来说,这是它们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生活在大家庭里,好奇心压倒了陌生感。它们要熟悉狼群社会的生活方式和各种有形无形的规矩,熟悉狼的价值标准,并通过观察,学习父兄们猎取食物的高超技艺,为两年后离开母狼独立生活做好准备。

        幼狼都是淘气而又好动的,免不了在玩耍或争食时发生摩擦和冲撞。

        这天,狼群在草原捕获到一头郎帕寨牧民走散的黄牛。黄牛瘦骨嶙峋,身上没多少肉,对大大小小五十多匹饿狼来说,自然是僧多粥少,争抢得十分激烈。

        紫岚抢到一块肋骨。

        双毛和媚媚同那些幼狼一起,在成年狼的屁股后面转悠。捡食掉在地上的肉末和骨碴儿。

蓝魂儿不错,机灵地从正在独自享用牛心牛肝的洛戛身边挤进圈内,一口叼住一只血淋淋的牛腰。受到冒犯的洛戛愤怒地在蓝魂儿屁股上咬了一口。

        挨一口咬换一只牛腰,这买卖并不亏本,紫岚想,朝蓝魂儿投去赞赏的眼光。

        蓝魂儿顾不得疼痛,叼着牛腰拼命从狼圈的缝罅钻了出来。突然,一匹毛色棕黄正在狼圈外围捡食肉末和骨碴儿的幼狼猛扑上来,双爪卡住蓝魂儿的喉咙,横蛮地从蓝魂儿口中抢走了牛腰。

紫岚认得这匹幼狼,是母狼黄妮所生的狼儿,名叫黄犊,比蓝魂儿大三个月,身坯比蓝魂儿高出一大截。紫岚咬着牛肋骨,静观事态的发展。

        蓝魂儿挨了咬才好不容易弄来的牛腰被黄犊拦路劫走,自然愤慨,嗥叫一声追上去。黄犊并不逃避,气哼哼地张开嘴;黄犊的狼牙上那层稚嫩的乳黄色已经褪尽,白得耀眼,泛着成年公狼才有的冷光,眼睑间露出一副要一口咬死对方的凶相来。

蓝魂儿不由得停住了脚步,怔怔地望着身坯比自己高大、爪牙比自己坚硬的黄犊,踯躅了一会儿,突然转身朝紫岚奔来。

        “呜——呜——”蓝魂儿委屈地嗥叫着。

        “呜——呜——”蓝魂儿用求助的眼光望着紫岚。

        紫岚明白,蓝魂儿是想让它去把牛腰夺回来。它轻而易举就能做到这一点的,黄犊决不是它的对手,就算母狼黄妮来助战,它也不怕。狼儿受了委屈,做狼母的当然心疼。但它的理智克制了它要替蓝魂儿出出气的冲动。它不能这样去做,这样做等于害了蓝魂儿。

        黄犊蹲在不远的草丛里,正津津有味地咀嚼着牛腰。

        “呜呜——”蓝魂儿焦急地催促着。

        紫岚像没听见似的端坐不动。

        孩子,你遭受了强暴,遇到了委屈,妈妈理解你的心情,却很不欣赏你跑到妈妈身边来告状和求援的做法。你生活在狼群中,就不该幻想正常公平的生活秩序,就不能希冀在发生摩擦和冲撞后有谁会出来主持公道或仲裁是非。狼是没有上帝的,也没有人类社会的法律。狼只遵循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强者就是法律,力量就是真理。你必须学会这一生存原则,才能在狼群中生存下去。

蓝魂儿并不理解紫岚的苦心,它用责备的眼光望着紫岚,甚至用牙叼住紫岚的胸脯,使劲朝黄犊的方向拖拽。

        紫岚从喉咙里憋出一声低沉的嗥叫,狠狠地在蓝魂儿脊背上咬了一口。

        蓝魂儿惨叫一声,跳开了。

        记住,这就是你愚蠢地想寻求公正和正义的结果!你想吃到美味可口的牛腰吗?那么,你就伸出你的爪张开你的牙,去拼去抢去厮杀!

        这时,黄犊已经把牛腰囫囵吞进肚里去了。

        蓝魂儿一定是饿坏了,也馋极了,望着紫岚嘴下的那块牛肋骨,抖抖索索走上前来,想分享一点。紫岚毫不客气地举起前爪一下把它揍出两丈远。

        没出息,你想永远躺在妈妈的怀里生活吗?

        蓝魂儿遭受到双重委屈,眼里泛起一片晶莹的泪光。

        哭是无用的表现,紫岚厌恶地想,狼是轻易不流泪的。只有人类和人类所豢养的狗才动辄流泪,用哭泣减轻自己的痛苦。

        紫岚用极快的速度把牛肋骨吃了个干净,然后,瞪起阴森森的眼光望着蓝魂儿,既不上去劝慰,也不妥协让步。你既然无能,就活该挨饿。它要让蓝魂儿从小就记牢这一点,眼泪在狼群中是没有用处的,既不会减轻痛苦,也不会改变悲惨的处境。靠牙和爪得不到的东西,靠眼泪就更得不到。对狼来说,痛苦是不能用眼泪来发泄的,而要把痛苦埋在心底发酵,然后凝聚到牙和爪上去。

渐渐地,蓝魂儿眼眶里的泪水被怒火烧干了。这一夜,蓝魂儿是在饥饿和屈辱中度过的。

翌日下午,狼群在日曲卡雪山的山脚下捡到一头因难产而窒息的母岩羊。蓝魂儿捷足先登,抢到半块羊胎,巧极了,又被黄犊撞见。黄犊昨天已尝到过一次甜头了,此刻更肆无忌惮,扑上来就要抢夺蓝魂儿已到口的美食。

        蓝魂儿似乎早有提防,扭腰闪开,扬起后爪,在黄犊的右腰上猛蹬了一下。

        黄犊吃了亏,凶狠地嗥叫一声,朝蓝魂儿又撕又咬,蓝魂儿毕竟比黄犊小三个月,年幼体弱,才斗了两个回合,半块腥膻的羊胎就被黄犊抢去了。

        黄犊得意扬扬地衔起羊胎,想跑到清静的岩石背后去独自享用。这时蓝魂儿从地上翻爬起来,抖抖粘在身上的土屑和沙尘,望望阴沉着脸在一旁观战的紫岚,狼眼里泛起一道嗜血的野性的光芒。极度的饥饿,昨日的耻辱,狼母残酷的教训,终于使它提前成熟了,终于使它比同龄的幼狼都要早得多地爆发出全部潜在的狼性。它闷声不响地尾随着黄犊,猝不及防地跃到对手身上,朝黄犊的颈窝、耳朵和眼睑拼命噬咬。这架势,已远远超出了淘气的幼狼们游戏般的打架斗殴。

黄犊也不是窝囊废,它自恃身坯比蓝魂儿高大,扔下半块羊胎,朝蓝魂儿反扑。很快,它就把蓝魂儿压在地上了,在蓝魂儿的脊背上一连咬了三口,咬得狼毛飞旋,狼血漫流。

——《狼王梦》